美丽网 - 爱美从此开始!

美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快讯 > 美丽快讯 >

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主要案情 崔金萍“805”性变态连环杀人案重侦:14年间9名女子被残忍杀害 小白鞋88.5.26案件(2)

时间:2016-08-12来源:澎湃新闻网
导语:悬赏20万缉凶十二年无果 甘肃省白银市水川路。九起凶案中就有两起发生在这条长度仅约200米的路上。 甘肃省白银市水川路。九起凶案中就有两起发生在...

悬赏20万缉凶十二年无果

甘肃省白银市水川路。九起凶案中就有两起发生在这条长度仅约200米的路上。

甘肃连环杀人案重启侦查 14年间9名女子被杀害
甘肃省白银市水川路。九起凶案中就有两起发生在这条长度仅约200米的路上。

8月1日,北京时间去往白银棉纺厂所在地。昔日的厂区和女工罗某遇害处的平房单身宿舍数年前已不存,变成了一个小区。当年的厂保卫科长董战胜说起此案,仍非常内疚。

“当时有两排平房,是1975年建厂之初的办公室,后来一部分作为了宿舍。她遇害的房子,有10来平米大小,就在我们保卫科的正后方,我们居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董战胜告诉北京时间,罗某的丈夫在铁路局工作,是他下了夜班回家时,才发现不到1岁的女儿在床上哭,而妻子已经遇害。

“死亡时间确定是在早上6点。脖子都割得快掉了,趴在床边上。真是太惨了。要是孩子再大点,可能也会被杀掉灭口。”董战胜说,自己非常希望此案能够破获,但可惜从没听到过警方有任何进展。

遇害者的孩子后来由同在棉纺厂工作的罗某姑母、姑父带大。2013年罗某姑父吴震退休后,一家人已回到上海老家。

北京时间还踏勘了前述最后一桩凶案——2002年陶乐春宾馆命案的所在地。这里数年前的四层小楼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栋十多层的大厦,“陶乐春”这个名字也不存在了。

在“陶乐春”原址的马路斜对面,是白银市公安局白银分局人民路派出所,直线距离不超过50米;而在其东北方向的中心街上,就坐落着白银市公安局白银分局。凶手在警局旁边作案,其心理素质超出了一般人。

2004年,白银警方经《兰州晨报》发布称,警方对接连发生的残害女性的案件高度重视,并成立了专案组进行侦破。

经过反复分析鉴定确认,“88.5.26”、“94.7.27”、“98.7.30”、“98.11.30”、“01.5.22”案件现场所提取的各枚指纹交叉认定同一;“98.7.30”、“01.5.22”、“02.2.09”案件受害人阴道内提取的分泌物及相关精斑检材的DNA认定同一;“98.1.16”、“98.1.19”、“00.11.20”案件的作案手段与上述案件相同,所以,专案组将以上9起残害女性的案件并案侦查,定性为“性变态杀人案件”。

白银警方称,经专案组人员长时间的调查和对多种证据的反复论证,此杀人狂的基本特征已经确定:嫌疑人约在1964年至1971年之间出生,男性,年龄在33岁—40岁之间,身高约1.68米至1.76米。此人应在白银长期居住,有较严重的性变态心理,或者生理缺陷,特别是具有性功能间歇性障碍症,对女性怀有仇恨心态,在白银市区有独居条件,还与内蒙古包头市有一定的联系。

“恶魔一日不除,社会就多添了一份威胁和不安全因素。”为早日破案,白银警方承诺对提供线索者奖励现金20万元。

不过,这个像极“开膛手杰克”的中国版的连环杀人案公开悬赏迄今已十二年,警方仍是久悬未破,并未有人拿到这提供线索的奖金。

凶案未破警方失职?

“我认为警方是失职的。”白银棉纺厂原保卫科长董战胜告诉北京时间,凶手作案不是一起两起,达到了九起之多,在作案现场留下的痕迹包括足印、指纹、精液、DNA等,应有尽有,却仍然抓不住,是非常不应该的。

董战胜说,警方及早向社会公布案情,有助于市民提供自己知道的蛛丝马迹;即便是破不了案,让大家提高对陌生人的防范,不让随便进家门,也是好的。可连这个也没有做到。“如果早做提醒,不会有后来这么多人遇害。”

事实上,直到2004年,基于传言众多、社会影响太大,再不公布案情已无法向社会交代,白银市公安局才公布了一份《白银市公安局侦破系列强奸杀人案件宣传提纲》,证实了“白银确实出了个杀人狂”不是一个社会传言。

“我们家还给北京写过信,请求破案,但杳无音讯。每过几天去公安局问一次,总是答复案子没进展,说牵扯的人太多。”崔向平告诉北京时间,这十八九年来没听到过一点有关案件侦破的好消息。

“去年省公安厅换了厅长,提出要破掉这个积案,分局一位刑警大队长叫去我,给我看嫌疑人画像,我才知道这个杀人魔鬼原来是有过目击者的。不过,直到现在,也没听说把他抓住。”崔向平认为,嫌疑人画像早年就应该向社会公布,以帮助缉凶。

“最早的案件已经都发生28年了。凶手那时要是20岁,现在都快50了;凶手当年要40岁,现在都70了,容貌变化会相当大,很难找。另外,这个人还在不在人世,都说不好了。” 崔向平自己毕业于甘肃政法学院,知道时间越长,案子越难破。

本世纪初以来,白银警方曾先后启动全城查指纹、抽血验DNA等排查案犯方式,最后也没能找到真凶。

警方束手无策,让民众在互联网上有了支招破案的愿望。

西南政法大学应用法学院学生专门组织了对此案的网络讨论,果壳网、果壳谋杀现场法医小组等均对此案有深入讨论,其中最为火热的是天涯杂谈上一篇题为《白银连环杀人案最新线索汇总:一定可以破案》的帖子,2013年2月开帖,到去年“扎口”(规定帖子不能再回复),已盖了44449楼,点击量超过168万。

一些疑似参与了办案的刑警,也参与了网络讨论,并上传了部分案发现场照片等案件资料。

有疑似白银刑警的网友称,其实第一起案件发生后是有能力破案的,但警力很快被抽调去了维稳,导致没能抓住凶手。凶手后来虽继续作案留下了新的线索,但有些东西已“无法挽回”。

今年4月爆出的川师大室友杀人案,死者芦海清被白银老乡滕飞砍了50多刀,头颈离断。由于作案方式类似,该案再次引起了公众对白银连环杀人案的关注。

“川师大案的凶手也关注过这个案子,他杀人也是斩首的方式,是白银连环杀人案的加强版。”有网友评论说。

同月,公安部要求甘肃省及白银市警方再次启动对白银连环杀人案的侦破工作。

此外,此桩系列杀人案,1988年开始有第一桩,至2002年一共有九起。没有破获。假如这个系列案没有锁定嫌疑人,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是不是其中部分案件已过追诉时效?

对于公众的这一疑问,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刑法学副教授王恩海解释,刑法第88条规定,公安机关只要立案了,不受时效限制。同时第87条第四项规定,即便有过了追诉时效的情况,经最高检察院批准,仍然可以追诉。而嫌疑人是否确定,也并不影响。

白驹过隙,遇害者亲属里面,已经有一家“绝户”,而另有一家也只剩下了一个人,他们的追凶已越来越困难。对公安来讲,年深日久,当事人记忆模糊,人口流动变化大;时过境迁,现场以及周围已被破坏殆尽,这个案子难度非常大。

崔向平在姐姐崔金萍遇害时还是个16岁的高中生,如今已是35岁的中年人。他的父亲在女儿遇害后郁郁寡欢,三年多以后就因病去世了,时年才51岁;母亲天天以泪洗面,生活不能自理,直到次年夏天才能下床。崔向平甚至烧掉了姐姐的所有照片,以避免勾起母亲的伤心回忆。

但,崔金萍的母亲王彩花说,她仍然希望能活到真凶落网那一天。

免责声明:来源不是“美丽网原创”均是使用网络公开的信息,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发EMAIL:123393235@QQ.Com告知处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