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网 - 爱美从此开始!

美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乐活 > 旅行 >

马德里不思议,只当它是西班牙中转站太可惜

时间:2019-02-10 来源:未知
导语:西班牙首都马德里, 古典、冷静 。第一眼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欧洲城市。 她不像巴塞罗那在高迪天马行空的加持下,整座城市的空气中都漂浮着五彩的梦幻泡泡。 她也不...

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古典、冷静。第一眼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欧洲城市。

她不像巴塞罗那——在高迪天马行空的加持下,整座城市的空气中都漂浮着五彩的梦幻泡泡。

她也不像安达卢西亚——艳阳将土地炙烤成了这个国家的代表色——红色,再加上刺激的斗牛、悲怆的弗拉门戈、异域风情的建筑,这里被认为是“最西班牙的地方”。

缺少一点个性”,是大多数来西班牙的旅行者对马德里的评价。

正中心的地理位置,让她顺理成章地成为西班牙的交通枢纽。旅人们都会经过,却无暇多看上一眼,只是匆匆地来,匆匆地走

忙着一早奔赴周边的著名小镇,来个一日游;急火火地跳上火车,东去、南下、北上,前往远方的目的地。

图:穷游er@洋意Ale

不过这样也好,最后在马德里留下的,都是与这座城市真正投契的人。

没有了旅游区喧哗吵闹的打扰,爱她的人有机会从容不迫地感受她的内涵。即便是初来乍到的游客,也能轻而易举地融入其中,做一回当地人。

「艺术金三角」中的寻常生活

图:穷游er@洋意Ale

如果在马德里只能去一个地方,那无疑是“艺术金三角”了。这里是文艺马德里的代表。

普拉多博物馆、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和提森-博内米撒博物馆,三座重量级的艺术机构构成了这个稳固的三角形。

它们挨得如此之近,以至于很难在世界上找到一个艺术氛围同样浓厚、看展密度如此之高的区域了。

图:wikipedia@Emilio J. Rodríguez Posada

普拉多博物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美术馆之一,以西班牙及整个欧洲的古典绘画见长,囊括了从哈布斯堡王朝到波旁王朝的王室收藏。

委拉斯凯兹的《宫娥》是镇馆之宝,身着蓬裙的女性形象深入人心,常常出现在西班牙各地的纪念品商店中。

图:西班牙国家旅游局

这个诞生了毕加索、达利等大师的国度,将现当代艺术中最精妙的奇思妙想,装进了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的“大盒子”里。

抛开其他杰作不谈,即使全馆只剩下《格尔尼卡》一件作品,也值得你专门前去朝圣。

图:穷游er@洋意Ale

提森-博内米撒博物馆的名气不及前两者响亮,质量却毫不逊色,精妙的收藏和优雅的布展一定会带给你惊喜。

建立在提森家族私人收藏基础上的展览,以个人视角,写就了一部上至中世纪、下至20世纪的生动美术史

图:委拉斯凯兹,西班牙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达利高高上翘的胡子就模仿自他,以表达对大师的敬意,后来成为达利的个人标志。

尽管这些美术馆经常位于“世界最受欢迎的博物馆”之列,也毫无疑问是马德里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但它们从未被游客真正攻陷过。

图:穷游er@洋意Ale

在那个快乐得冒泡泡的美术馆里,认识了大画家哥雅(Goya)、格列柯(El Greco)、维拉斯盖兹(Velazquez)、波修(Bosch),当然还有许多台湾比较不熟悉的宗教画家。

——三毛

一早在美术馆门口,和你一同排队等待开门的是已经退休的西班牙老爷爷、老奶奶们。老师将课堂搬到了展厅里,孩子们围坐一圈。

在小朋友眼里,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的公共小广场是尽情奔跑、嬉闹的游乐场。而一旁的美术馆咖啡厅时髦、Fancy,是当地人闲暇时光约会小聚的私藏地点。

图:穷游er@洋意Ale

美术馆多会在闭馆前一两个小时免费对公众开放。卡着这个时间段前往的游客多会遗憾连连,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怎来得及领略如此浩瀚的艺术精品呢。

倒是当地人下了班,挑两三幅心仪作品好好欣赏一番,然后不慌不忙地回家、吃饭,时间刚刚好。

在马德里,看展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漫步文学街区

图:flickr@manuel m. v.

与“艺术金三角”比邻而居的是文学街区(Barrio de las Letras),从CaixaForum那面覆满绿植的墙面附近钻入小巷,便从美术的天堂正式抵达了文学的伊甸园。

这个不大的街区不仅在地理上处于马德里的心脏位置,从16世纪末到19世纪更是马德里、乃至全西班牙的文学中心,为整个国家源源不断地输送文化养分。

地上的文字表明,190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何塞·埃切加赖(José Echegaray)正出生在这里。图:穷游er@洋意Ale

这里见证了塞万提斯、洛佩·德·维加(Lope de Vega)等群星闪耀的黄金时代,目睹了西班牙衰落中“98一代”对于明天的迷茫与彷徨,也孕育了何塞·埃切加赖(José Echegaray)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图:esmadrid.com

循着石板路前行,你要时刻注意留心脚下的金色字体,上面的诗句正出自那些曾经在此生活的作家们的笔下

修道院外墙上的大理石标牌指出,根据塞万提斯的遗愿,他被埋葬在这座修道院中。图:wikipedia@J.L. de Diego

街角的三位一体修道院(Convento de las Trinitarias Descalzas de San Ildefonso)体量雄伟,却外表朴素。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街巷中,低调到让人很容易忽略它的存在,这里却是塞万提斯墓的所在。

图:wikipedia@Turismo Madrid Consorcio Turístico

一街之隔是另一位同时代文豪——洛佩·德·维加的故居(Casa Museo Lope de Vega),他是西班牙黄金时代最高产的剧作家之一,有“西班牙的莎士比亚”美誉。

故居复原了那个时代的陈设,精致小巧的西班牙宅院带你重返遥远的16、17世纪。

图:穷游er@洋意Ale

1898年的美西战争、古巴和菲律宾殖民地的相继丧失,让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日不落帝国”彻底走下了历史舞台

面对国家巨变,98一代是站在十字路口的一代。

作为保守的天主教国家,西班牙应该遵循传统,还是拥抱变化?坚持堂吉诃德式的热血与无畏,还是让北方启蒙运动吹来的理性之风为之降降温?

他们找到最终的答案了吗?或许没有。这个19世纪末提出的命题,如今演化成一种传统与现代糅合的复杂状态,在文学街区的街头巷尾隐约可见。

图:wikipedia@Triplecaña

文学街区不止有文学。从中世纪就开始流行的小酒馆如今依然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只不过其中举杯畅饮、谈笑风生的是穿着时尚的现代人罢了。

在这里,你不仅可以找到传统的塔帕斯(Tapas)菜式,更可在改良版小食中感受西班牙美食界掀起的革命性风潮。

图:flickr@manuel m. v.

坐落在古老建筑中的一间间创意时尚小店,个性迥异的店主以不同方式,将年轻、有趣、富有活力的灵魂注入这些上了年纪的“外壳”中。

他们亲自设计、制作出独一无二的首饰、服装、家居陈设;挖掘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在前卫画廊中开展先锋艺术实验;环游世界,凭借敏锐独到的眼光,将各地奇奇怪怪的物什汇聚一堂。

其实,无论是16、17世纪,还是在当下,文学街区最本质的精神从来没有改变过,那就是永恒的创造力。这或许也是马德里最迷人的特质吧。

马德里的周末属于市集

图:穷游er@洋意Ale

“每一次回西班牙,总当心地选班机,选一班星期五黄昏左右抵达的,那么,星期六可以整整一天躺在旅馆内消除疲劳。而星期天,正好可以早起,走个半小时多路,去逛只有星期日才有的市集——大得占住十数条街的旧货市场。”

——三毛

El Rastro正是三毛笔下最爱的跳蚤市场。

这个面积巨大、商品繁多的市集非常符合她古灵精怪的性格,是“捡垃圾、淘旧货”的理想场所。在马德里时,三毛常常来这里闲逛。

图:wikipedia@victorgrigas

不过,El Rastro这个名字翻译成中文,却没有一丝波西米亚式的浪漫,它的意思是“痕迹”。

据说,原来市场附近有屠宰场,在运输过程中,牲畜的血水会顺着街道流淌下来,因而得名。

El Rastro跳蚤市场历史悠久,这是19世纪的样子,刊登在1859年的《El Museo Universal》杂志上。 图:wikipedia@Daniel Perea

来逛El Rastro,需要像三毛一样算好时间,它只在每周日上午九点到十五点营业

不过也不必赶大早,随性的西班牙人可不会这般勤劳,悠闲地睡个懒觉,十点、十一点日上三竿,才不紧不慢地支上摊位,做起生意来。

是嘛,这就是西班牙,慢慢来,急什么呢。

图:穷游er@洋意Ale

直到中午,集市上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喧闹声渐起。当地人携家带口全家出动,时而探着头,看看摊位上有什么新奇小物;时而在某位街头艺人前驻足,安静地欣赏完整首曲子。

对于当地人来说,逛集市似乎不是为了专门买些什么,仅仅是一种打发周末的娱乐消遣而已。

图:穷游er@洋意Ale

尽管市场大半已被祖国的商品所攻占,充斥着“Made in China”的标签,但在Mira el Río Baja、Carlos Arniches等街道为中心的区域,依然可以淘到不少vintage旧物件。

小到首饰、相框、锅碗瓢勺,大到灯饰、皮箱、家具陈设,应有尽有。

图:穷游er@洋意Ale

在这里,货品的摆放相当有趣,如何放置全看摊主的品味与心意。

西方古典风格的雕塑与来自东方的神兽像混搭着并列一处。旧娃娃随意堆放在一起,生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图:穷游er@洋意Ale

街道两侧本就有一些古董店、书店,老板也会搬出平日深藏在店中的物件,凑凑热闹。

不过在他们身上,你完全找不到那种商人显见的、急于做成买卖的迫切,有顾客登门,大多不急着招呼,只是安然地坐在那里,一副“尽管随便瞧瞧”的闲散态度。

与其说是在做生意,倒不如说是开了一场迷你展览会,顺便让自己“久不见天日”的宝贝们晒晒太阳。

图:穷游er@洋意Ale

逛累了,钻入隐藏在摊位后的小酒馆,挤进人满为患的吧台,要一杯便宜得令人发指的咖啡,伴着当地人特有的大嗓门,欣赏一下吧台小哥忙碌却又爽利的身姿吧。

酒吧中充斥的嘈杂声仿佛有种魔力,不会让人感到心浮气躁,反而有种安心的归属感:此时,自己也成为了这座城市里的一员。

藏在美食间的城市气质

坐落在卡斯蒂利亚高原上的马德里,冬季虽算不上寒冷,最低气温也不过零度上下,却依然带有一种属于内陆的冷峻气质

裹挟着阵阵凉风,西班牙骑士的豪迈、坚毅劲儿注入城市优雅的古典气质中。

百年老店La Bola是品尝马德里乱炖最著名的餐厅之一。 图:穷游er@洋意Ale

若是用一种菜品诠释这种奇妙的气质,那马德里乱炖(Cocido Madrileño)便是当之无愧的代表了。

这道菜是当地冬季的家常美食,在家家户户的餐桌上都能见到,豪放的做法中透着讲究,食材大块,却蕴含细腻味道。

猪肉、牛肉、鸡肉、火腿、西班牙香肠被大手笔地放入瓦罐,花上四个小时文火炖煮,将滋味融入汤水里。鹰嘴豆绵软,与圆白菜、胡萝卜、土豆等蔬菜一起,如饥似渴地吸收着浓郁的高汤。

图:穷游er@洋意Ale

马德里乱炖上桌后并不是直接开盖食用,先用热汤驱散冬日寒气,汤里带着细小的面条。

喝完,再将瓦罐中的真材实料一股脑地倒进盘中,堆成满满一座小山,慢慢食用。

图:穷游er@洋意Ale

海明威说过:“在马德里,没有人愿意在黎明到来前上床睡觉。”

而人们打发夜晚时光的最好方法,便是与朋友一道,游走于各个小酒馆间,点上一杯酒水和几份塔帕斯(Tapas),天南地北地聊上一阵,再转战下一家。

即使临近午夜十一、二点,马德里的酒馆依然人声鼎沸。

图:穷游er@洋意Ale

每家酒馆都有自己的招牌菜。百年老店La Casa del Abuelo即使已在马德里开了三家分店,饭点儿依然座无虚席,人满为患。

蒜爆虾(Gambas al Ajillo)是每桌必点的菜品,端上来时热油仍噼啪作响,将蒜粒烘托得四溢芳香,超级新鲜的虾仁Q弹香甜,吃完忍不住要拿面包抹抹盘子作为结束仪式。

还有一些酒馆更加一目了然,直接将特色菜作为店名,比如:吃蘑菇的Mesón del Champiñón、以制作圣周甜点Torrija(将面包浸入牛奶后油炸,出锅撒上糖粉)见长的Casa de las Torrijas。

只要看一眼店名,不用费劲,便知道合不合胃口,该点些什么了。

图:Cinco Jotas Jorge Juan

伊比利亚火腿也是酒馆中的一道经典塔帕斯。

火腿分为多个等级,最好的当属Jamón de Bellota。100%血统纯正的伊比利亚黑猪在Dehesa草场散养长大,以橡树果为食,只有用这种猪后腿腌制、风干成的火腿才有资格称为“Jamón Ibérico de Bellota”。

不过要想品尝这种超高品质的火腿,普通酒馆可能难以满足你的要求。好在作为首都,马德里汇集了全西班牙的顶尖美食。

图:穷游er@洋意Ale

比如西班牙著名火腿品牌5J(Cinco Jotas),就在马德里时髦的萨拉曼卡街区(Salamanca)开设了同名餐厅 Cinco Jotas Jorge Juan,让你大快朵颐。

5J选用的火腿出自哈武戈(Jabugo)小镇,它位于西班牙南部韦尔瓦省(Huelva),这里是西班牙官方认证的四个伊比利亚火腿原产地之一

前不久大热的美食纪录片《风味人间》中,就有提过哈武戈。片中挂满火腿的地窖,以及大师切火腿时的精妙技艺,一定让你印象深刻。

图:《风味人间》截图

经过师傅的巧手,火腿被切成薄片,泛着诱人光泽。在这里,你有机会感受到一条腿上不同部位口感的细微差别。

猪腿以外,其他部位也化作美味佳肴,猪肉塔塔、洋蓟裹猪肉、香煎猪肉……不禁让人感叹,原来除了火腿以外,做熟的黑腿猪肉竟也如此美味!

图:Cinco Jotas Jorge Juan

哼唱着《马德里不思议》的轻快曲调,你是否也想到这座优雅惬意的首都过一个文艺的周末?

如果你已种草,不妨来看看《马德里》锦囊吧!

免责声明:来源不是“美丽网原创”均是使用网络公开的信息,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发EMAIL:2990982358@QQ.Com告知处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