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网 - 爱美从此开始!

美丽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明星动态

王劲松遗憾磋商最佳男配角:无意达到流量标准,只想有满意的角色

时间:2020-08-08 17:45:24 来源:
导语:王劲松:红是一个什么标准?如果是流量的标准,我做不到。这不是我能追求的,我也不想去做这个。我的标准是,能够有我满意的角色和剧本,有这样的合作团队来找我,说我们想跟你合作,这就是我的标准了。

  腾讯新闻《一线》 作者:胡梦莹

  8月7日晚,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礼落幕,在竞争激烈的最佳男配角单元,王劲松遗憾惜败。结果公布前,他接受了《一线》专访,在采访中透露自己平常心,不会因为得失影响心情。并表示,谁拿奖自己都高兴。

  高高兴兴来一趟,不拿奖也不会影响工作

  《一线》:如果这次没拿到最佳男配角奖,会是失落吗?

  王劲松:我最近还在拍戏,不会影响我或者我的工作,我在那演着《冰雨火》,我得奖回去也是这么演,我不得奖回去也是这么演。不可能说得了就好好演,不得就不好好演,不可能的事。

  《一线》:对于拿奖有信心吗?

  王劲松:信心不足。白玉兰奖不是第一次参加,我对白玉兰的奖项有过关注,但我是第一次提名。这个奖项它公信度很高,业内非常认同,这次很荣幸被提名了。提名公布的那天我在现场拍戏,他们告诉我的,说你提名了,我说提什么了?他们说白玉兰,我说挺好。

  《一线》:这次最佳男配角的角逐,坊间称是“是神仙打架”,认为难度系数堪比地狱闯关模式,过来的时候压力大吗?

  王劲松:我没有压力,零压力。提了我高高兴兴来一趟。反正我是这么想,白玉兰我来过了,就OK了。

  《一线》:以入围的身份来有什么不同感觉?

  王劲松:提名之后,就要考虑出席晚会。这次要穿正装,我在西双版纳拍戏,没有带正装。家里是锁着的,经纪人也进不去,对我来说这是个小难题。

  我想还是应该礼貌一些,穿正装,这个事一直到前几天刚刚解决完。

  《一线》:一同入围最佳男配角奖的陈道明、张鲁一、沙溢和田雨,有关注到他们的入围作品吗?

  王劲松:《庆余年》我有看;张鲁一的《新世界》我参演了一天,演了一个小角色;沙溢的《小欢喜》也是呼声很高的作品。

  谁得奖我都高兴。看到一些优秀演员大家站在一起,这种行业里正正的风气,不知道你们体会到了吗?是由内心而出的高兴。

  《一线》:也有人觉得,以你的实力也不太需要用奖项证明演技了。你个人对于奖项是怎样的态度?

  王劲松:到我这个年龄说句实话,奖项这些我不会太在意。给我,我挺高兴,给别人,我替别人高兴。

  我以前领奖也不是什么多大的奖,但是家里面大大小小的奖杯也有十几个。我家里一个都没有。我都给我妈,全部在我妈家的书柜里面。

  她高兴,一个一个把它擦干净放在她那个书柜里。她会跟她的朋友说,这是我儿子得的。让她高兴比我高兴还重要。

  我妈昨天问我,你到上海来干吗,是不是参加白玉兰奖?我说,嗯。她说你肯定能得,人家都挺喜欢的,我就跟她说,不一定,不一定。如果我得了,奖杯还是给她。

  《一线》:今年白玉兰奖演员奖的争夺者几乎都是中生代艺人,外界都说,提名名单被中生代艺人给包围了,怎么看待这个事?

  王劲松:我觉得最起码是组委会对中生代演员的认可,是观众对中生代演员的认可,也说明演员是需要有一定的积淀的。他才可能拿出好的作品来。

王劲松遗憾磋商最佳男配角:无意达到流量标准,只想有满意的角色

  和年轻演员演戏也是飙戏,“神仙演技”是无数次失败总结来的

  《一线》:过去演的比较多的是正派角色,在《破冰行动》中的林耀东是一个手段狠辣的大佬,在人物刻画上是如何思考的?

  王劲松:他挺独特的。我以前也演过毒枭类的角色。但这次是境内的,要接地气,最起码观众要认同我,是中国人,是生活在我们土地上的坏蛋,你制毒贩毒。从官方破获的数量来看,那不是一天能养成的团伙,是经年累月造成的,这个过程很重要。我需要让人信服。

  《一线》:他和一般的坏蛋还不太一样,阴狠中是有一丝善意的,为恶还会有所保留,善和恶的度怎么把握?

  王劲松:他伪善是外,恶是内。这是外表和内心的不统一。不可能说,你演善的时候就演出骗人的那一面,他之所以能骗人就是因为他伪装得真诚,所以人不能是符号化的。

  我当时演的时候戴了一个远视镜,有300度的度数,我正好视力不好,戴着挺合适的。镜片把人给放大了,把眼珠放大了,透过镜片看人的时候,眼珠被放大的效果其实挺诡异。我和导演商量,导演说,可以不换,你这个诡异挺好的,因为这个人就很诡异。

  《一线》:不少观众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反派。

  王劲松:大家能够相信,信服。相信存在过这样一个坏人。

  《一线》:回忆起来,当时拍摄中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

  王劲松:心里要有人和魔之间的争斗,要有这个界限。作为一个演员,立场一定是很清楚的。但是你在创作的时候,它就是人和魔之间的争斗。你要把所有魔鬼的话都讲得真实,让人信服。

  之后当这角色剥离的时候,会有空落落的感觉。就是我不用为他,为角色再提着这口气了。不用再考虑他每走一步路,每看一个人的眼神,不用考虑这个了,会有一种告别。

  《一线》:被盛赞的“神仙演技”,是怎么炼成的?

  王劲松:没有什么诀窍。专注,认认真真做一件事,不要被打扰。无数次的失败,总结过后,不断地积累过来的。就像拿了一个袋子在路上捡米粒,你要走得很远很远,可能你才能捡到一袋子米。但是每次你只能捡一粒。

  《一线》:这部戏里既有黄景瑜这样的年轻演员,也有吴刚、任达华这样的同辈演员,和他们合作有什么不同感受,会不会觉得和戏骨一起飙戏更过瘾?

  王劲松:跟谁在一起都是飙戏,不存在跟谁在一起,就一定能演得好。它是取决于演员当时当刻他内心的潜质能被激发出多少。那一瞬间是没有经验之分的,是没有你比他演技高多少,他比你演技低多少,没有这个区别的。

  我在现场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不要怀疑自己,真诚可以战胜一切经验,真诚,你相信吗?请你拿出真诚来,不要觉得老演员高高在上。你可以战胜他,你可以跟他平起平坐,为什么?因为你拿出了真诚。我们会有很多办法去建立这种信任,要彼此信任,彼此相信。

  《一线》:在表演这件事上,是打算演到老还是有退休计划?

  王劲松:演到大家只要能够让我演,允许我演,我会一直演下去。把这个职业拉长。把它变得能够在我生命当中贯穿的时间越长越好。

王劲松遗憾磋商最佳男配角:无意达到流量标准,只想有满意的角色

  无意达到流量标准,只想有满意的角色

  《一线》:身处现在这个特殊环境,加上影视寒冬,对于未来会有焦虑感吗?

  王劲松:没有。行业的起起落落很正常。它始终不是一个一直往上跑的行业。是在经历过前两年这种毫无头绪的疯狂猛涨的前提下,回到一个冷静的阶段。这对一个行业的长远来说,是好事情,不是坏事情。

  我们重新反思自己的作品,重新再考虑创作上走过的路,我们还是应该回到戏剧的原本,抛弃那些华丽的、没有用的东西,对吧?前几年都吹了那么多IP,IP是什么?就是一个彩虹泡泡。

  其实我们评价一个作品,并不能因为它是IP就给它评高分。而是它拍得好,符合我们中国文化的审美特点,符合向上、向美、向善的念头,制作那么精良,演员表演精准真诚,它就是一个好的作品,而不能用一个IP笼统地去讲。

  现在看到行业在回归,我们更多地在拍一些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还有建党一百周年的作品。这些都是在往现实主义在回归,是脚踏实地的。这是好的现象。我觉得是充满希望的时代。

  《一线》:你的儒雅形象一直比较深入人心,比如《琅琊榜》《军师联盟》里都是大儒的形象,会担心戏路受限吗?

  王劲松:我从来不担心,我从来没有觉得哪两个角色是一样的,完全不一样。包括反派和正派对于我来说,都像炒一盘菜。过程都是一样的。

  不是说演好人就一定会快乐,也会有痛苦和挣扎,正面人物不仅是个高大上的英雄,他也应该把内心世界全部打开,包括痛苦和哀伤。演坏人也不是一天到晚就特别阴暗,不是的,善恶它就是一念之间的。你要告诉观众的就是,这条善恶界限你永远不可以越过,但是演员创作的时候,角色掌握中,它就是一念之间的东西。

  《一线》:会在意红不红这件事吗?

  王劲松:红是一个什么标准?如果是流量的标准,我做不到。这不是我能追求的,我也不想去做这个。我的标准是,能够有我满意的角色和剧本,有这样的合作团队来找我,说我们想跟你合作,这就是我的标准了。

  除此以外,不想以别的标准去让观众知道。最好是角色和观众对话,而不是我王劲松去跟观众对话。

  《一线》:现在一些实力派演员也开始营业,你会考虑吗?比如上《披荆斩棘的哥哥》这样的节目。

  王劲松:目前没有这个想法。我到现在还没有上过娱乐性比较强的栏目,上过的一些栏目都是和我的职业、或者跟文化类有关。别的还没有做过这些尝试。我信奉的还是从一而终。被牵扯的精力多了,可能就做不好了。

    免责声明:来源不是“美丽网原创”均是使用网络公开的信息,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发EMAIL:2990982358@QQ.Com告知处理
    ------分隔线----------------------------